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文学网 >> 如意事 >> 第684章 大结局(中)

第684章 大结局(中)

新人牵着红绸,在执事女官的陪同下出了熹园。

徐氏等人将人送至院外。

止步之际,徐氏看着那双背影,悄悄落了两滴眼泪。

候在月洞门外的一众官员,随新人去往了前院正堂。

堂内,许家人都等在那里。

老爷子坐在最上首,许缙与崔氏坐于其下两侧,紧接着便是许昀夫妻,与立在一旁的许明时。

许明意在礼部官员的指引下,跪拜聆听祖父与父母训言。

她头顶凤冠沉重,不便过分抬首,加之又有面帘遮挡视线,便未曾仔细留意家人此时的神态。

谢无恙却看得分明。

老爷子坐在那里无一丝笑意,仿佛在面对毕生最为严峻的一场战事,且那双红肿微微发青的双眼尤为夺目。

一看便是一夜未睡,且哭了一宿的……

一贯威风八面,战无不胜的许将军,怕是有生以来头一次以如此模样示人。

对此,众官员纷纷不敢直视,只当未曾瞧出任何异样,生怕一个不小心看了不该看的,事后便会被灭口一般。

而老爷子的状态在一众许家人当中,却并不算如何突出——

谢无恙的视线转动间,只见自家岳父与小舅子的眼睛,浑然是与老爷子如出一辙。

所以,这祖孙三人……莫非是昨晚聚在了一处抱头痛哭彻夜?

也就是岳母还好些,但大约也是有脂粉遮盖的功劳在。

谢无恙心有触动,撩袍随着许明意一同跪下,双手叠于身前,郑重道:“请太岳父和岳父岳母放心,阿渊日后定不会让昭昭受丝毫委屈不公——若违此诺,或打或罚,皆由太岳父定夺。”

许明意听得有些想笑。

这人从前来迎亲开始,一言一行便尽将皇室规矩抛诸云外——让他亲自来迎亲,诸位大人此时怕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偏生她家祖父又是个毫不客气的——

此时听着这句任打任罚的允诺,很是果断地道:“那是必然!老夫可断不会手下留情!”

“……”众官员们想说些什么接话,却又实在不知该怎么接。

到底是江太傅笑着道:“王爷一片疼爱晚辈之心实乃日月可鉴,殿下既有此诚心,亦是出于真心爱重未来太子妃……此中情意,虽有不同,却是殊途同归。果然,这注定就是要做一家人的嘛!”

许明意弯起嘴角。

是啊,殊途同归。

皆是全心全意爱护着她的人。

她真是好福气。

“父亲,昭昭出门的时辰要到了。”许昀在旁轻声提醒道。

心情实在复杂的老爷子瞪了次子一眼。

莫名挨了一记眼刀的许昀默默闭上了嘴。

“好了,去吧。”老爷子虽万般不舍,却也极看重吉时二字,不想在这大喜之日让孩子有一分一毫的缺憾。

“三日后回来,备了好酒好菜,再好好叙话也不迟。”许缙笑着说道,像是在同两个孩子交待,又像是在宽慰老爷子。

他与父亲待昭昭的感情虽不分深浅,可往往人年纪越大,便越是容易将更多的心神寄托在孩子身上。

所以,昭昭出阁,最不舍的必然还是父亲。

“是。”

许明意与谢无恙齐声应下,再次深深一拜。

“去吧……”东阳王还想再说些什么,嗓口却像是堵了团棉花,沙哑到难以发声,便只摆了摆手,以示催促之意。

听得这道极弱的声音,许明意强忍着眼底的酸涩之感。

一只大手扶住了她的手臂。

是吴恙。

她半借着那道力气起身,转身。

随着内官的一声高唱,四下有礼乐声起,在这乐声之中,她缓缓跨出了堂门,真红金线织绣裙幅轻轻扫过朱漆门槛。

她很想回头看一眼。

却有些不大敢回头看,也牢牢谨记着新娘出阁不可回头的规矩。

幸有天目和天薇一左一右跟在她和谢无恙身侧,略分散了些她的注意力。

天薇偶有左顾右看分心之时,天目便要十分尽责地给予纠正提醒。

两只威风凛凛的大鸟在经过设在前院的喜案旁时,惹来了摆在案上的双雁频频侧目。

炮竹声响之下,锣鼓乐声显出几分嘈杂喧闹。

庆云坊内外,已经围满了人。

有衣着讲究的权贵,网纱绾发的长衫士人,着窄袖袍子的军旅汉子,更多的则是寻常百姓。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在无数声或客套奉承、或朴实简单、或热情殷切的祝贺声中,许明意上了喜轿。

轿帘落下,再次随着一声内官高唱“起轿——”,轿身便被缓缓抬起。

许明意刚要打起眼前那晃得她有些眼晕的流苏面帘时,便听得一道声音自喜轿一侧传入她耳中。

“……路程有些长,不必端坐着,轿中备了软枕与薄毯。”

许明意闻言下意识地看向左右,果然如他所言。

加之轿身宽敞,她便是躺着也使得。

“我就跟在一旁,有事记得使人喊我。”那声音又说道。

“好,我知道了。”许明意抱着只石榴红软枕在身前,心中莫名就安宁许多,像是被这暄软的枕头填满了。

谢无恙便驱马,行在喜轿前。

迎亲队伍出了庆云坊,围观百姓不减反增。

长街短巷,人山人海滚滚喧腾。

而那些目光,多数皆聚集到了那位前来迎亲的太子殿下的身上,只见是赤鬃宝马,绛纱蟒袍,身姿如松,面若神祇——

虽满身清贵之气,此时却半点不曾给人以疏离遥远之感——穿街过市间,这位太子殿下正如每一位终于娶得心上人的寻常少年郎那般,面上无一刻不是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意。

喜轿在宫门前落下。

“请太子殿下揭轿帘——”内官含笑高唱。

其语毕,许明意便见轿帘轻一晃动,随后,便一只修长大手将轿帘打起。

另一只手,则伸到了她的面前。

她没有犹豫,将自己的右手缓缓放在了他的手中。

真红喜服衣袖宽大,更衬得女孩子的手腕白皙纤细,而那皓腕之上,半藏在衣袖间的是一只玉珠手串。

谢无恙眉眼含笑。

他轻轻而郑重地握着,牵着她出了喜轿。

此时,轿外正值日落之际,霞光漫天,绯丽旖旎地染红了半边天际。亦将整座朱墙琉瓦砌成的皇城,都笼罩在了这极尽绚烂的暮色之下。

内宫门外,鸿胪寺执事官领群臣上前行礼。

女官以帷扇相遮,扶着许明意上了华盖彩舆。

大婚典仪设在了太和殿内。

昭真帝着通天服冠,坐于御阶之上,太后亦着九龙四凤冠服于上首,于礼乐声中看着缓缓走来的一对新人。

在引赞官的指引之下,许明意与谢无恙同行四拜大礼。

最后一拜,乃是交拜之礼。

华贵庄严的大殿之内,二人弯身交拜,眼中皆有笑意在。

“礼成——”

主婚官的声音高扬响彻大殿。

然而于许明意而言,这仍然不意味着她今日的流程已经走完。

大婚礼成之后,等着她的还有授册大礼。

一应繁琐流程,她早已熟记于心,虽说刚踏入大殿之时略有些紧张,但也很快便放松了下来——

坐在御阶之上的虽是当今圣上,却也是吴恙的父亲。

太后娘娘虽是大庆最尊贵的女子,却也是吴恙的祖母。

他们脸上一直有着笑意,看着她和吴恙,就像寻常的父亲和祖母那样。

那晚,吴恙同她说起成亲之事时,便曾说过——虽为皇室,却胜在家中人口简单,必不会有琐屑纷争之事,请她务必放心。

这句话,她极认同。

非但人口简单,长辈更是慈和可亲。

如此之下,她纵想维持住那点儿紧张之情也是不易的。

“皇太子妃授册礼成!”

随着一声高唱,许明意手捧玉帛行礼罢,在众女官的拥簇下乘彩舆,往福隆宫而去。

虽宫外建有太子府在,然依祖制,太子大婚后还需于东宫之内住满至少两月之久。

两个月……

许明意端坐于内殿喜床之上,想着吴恙同她说过的话——他说在太子府的居院中,叫人搭了好些蔷薇花架,待两月后,恰是花开之季,正适宜回去。

“太子妃不必拘谨,此时回了东宫,没有旁人在,便无需顾忌俗礼规矩。”守在一旁的一名方脸嬷嬷笑着说道:“婢子们原先都是太后娘娘宫中的,太后娘娘交待过,您初入宫中,只管随心即可。”

太后娘娘说了,刚出嫁的女孩子,少不得要想家的,若再一味拘束委屈着,必然要更不好受。

成亲乃是大喜之事,自当要事事奔着开心喜庆。

听她这般说,许明意原本端坐紧绷着的身形便稍稍松弛了些。

这几位嬷嬷瞧着眼生,她本想着头一日来,也不好太过火,眼下既知是太后娘娘的人,那便也不必有这诸多顾忌了。

阿葵见状,更是立即上了前去,替自家姑娘——哦,自家太子妃揉捶肩背。

一名宫娥也上前来,在许明意面前蹲身下来,搬了脚踏,又于脚踏之上垫了软枕,小心托起许明意的小腿,使其双腿搭放在上面——

“站了一整日,必是累极了,您快养养骨头……”说着,便隔着喜服替许明意轻轻捏起了小腿。

又有一名宫娥捧着温茶上前来,一张笑脸极甜:“太子妃请吃茶。”

阿葵看得直瞪眼。

东宫里的人怎个个都如此勤快有眼色?

不过转念一想,如此自家姑娘才能住得更加舒心,且看得出来是太子殿下和太后娘娘特意叮嘱过的,阿葵便也就放下了争强好胜之心,遂露出欣慰笑意。

谢无恙回来得很快。

太和殿中设有宴席,除却文武百官与宗室,及定南王等人,更有外邦使臣在,虽说身为太子是也不必同寻常人家一般逐桌敬酒,但只半个时辰便折返,也是许明意不曾想到的。

与谢无恙一同进得内殿的,还有一行内官。

内官手捧朱盘酒馔而入。

掌事女官扶着许明意来至小几前,抬手与谢无恙对面施礼罢,二人便相对跪坐在软垫之上。

内官摆上酒馔之物,合卺宴开——

许明意抬手于那镂空雕刻龙凤的青玉合卺杯注满酒水,奉到谢无恙面前。

他接过,轻抿一口,再奉向她。

许明意再接过,一饮而尽。

谢无恙遂重复她的动作,斟酒相奉,由她尝罢,自己再饮尽。

合卺酒饮罢,二人又在内官的指引下,吃了些半生的饺子面食。

而后便是结发之礼。

内官小心谨慎地剪下二人各一缕乌发。

“我来吧。”谢无恙伸出手去,声音温和带笑。

“是。”内官垂首,双手高高奉上。

许明意便见对面之人接过那两缕发,动作极珍视又郑重地将它们系在一起,拿红绸仔细包好之后,放到了朱盘之中。

做完这一切,他举目看向她,见她一双笑眼正等着自己,不由笑意愈浓。

很快便有宫人撤下一应之物,捧来了常服。

二人换下繁琐沉重的喜袍,许明意卸下那凤冠之后,便被几名宫娥扶去了浴房。

单是沐浴还不够,又拿蜂蜜、玫瑰花瓣、西域香露制成的膏状之物替她反复按揉几番,最后极不容易舍得将已要昏昏睡去的她从水中洗净捞出来了,眼看着又有宫娥端来了十来只瓶瓶罐罐……

有搽脸的,揉身体的,还有抹头发的……

经了如此一番折腾,待许明意半披着发,穿着细绸真红中衣回到寝殿中时,只觉得自己像极了一朵长了腿成了花的花精,且是方圆百里内香气最为浓馥的那一朵——

相较之下,谢无恙的经历就简单多了,早已自行沐浴更衣罢,正坐在殿中等着她。

见她洗去了面上粉脂,露出原本莹白干净的一张脸,谢无恙眼中现出笑意,对一众宫人道:“你们都退下吧,阿葵留下侍奉即可。”

“是。”宫人们垂首应下,几名嬷嬷面上更是有着心领神会的笑意。

“……”阿葵却立时慌张起来。

她……她真的要留下吗?

这不太合适吧!

虽说她待姑娘忠心不二是真,可……倒也不必如此不拿她当外人的!

小丫鬟手足无措间,余光扫见天目和天薇就卧在床榻边,心情不由格外复杂,此时此刻,她和天目天薇一样多余。

喜欢如意事请大家收藏:(www.tianwx.com)如意事天天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如意事最新章节 - 如意事全文阅读 - 如意事txt下载 - 非10的全部小说 - 如意事 天天文学网

猜你喜欢: 清穿之四爷养成记首辅娇娘第一侯康熙的绿茶贵妃空间田园医妃韶光慢凤回巢如意事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综]我们城主冷艳高贵定风波红楼之中间商求生女尊大佬的掌心娇小王妃她甜又横尚书大人易折腰零陵飘香
完本推荐: 佛系团宠[快穿]全文阅读韶光慢全文阅读大妖全文阅读武道霸主全文阅读嫁给摄政王后我掉马了全文阅读追婚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我快亏成麻瓜了全文阅读弟弟的奇妙冒险全文阅读妙手生香全文阅读狐戏红尘全文阅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全文阅读侯门娇香全文阅读首富刚上幼儿园全文阅读行不得野全文阅读寇越全文阅读八零之锦鲤小姨妈全文阅读参商全文阅读从西游开始练习反套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斗罗世界开始签到[综]我们城主冷艳高贵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她是男主白月光(快穿)侯门娇香清穿之四爷养成记佛系团宠[快穿]六宫粉逍遥游专业接盘侠[快穿]人在农村即将白日飞升追婚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极灵混沌决我的前任全是巨星刑事技术档案狐戏红尘开局挑战遗愿清单,继承1000亿康熙的绿茶贵妃零陵飘香大妖超能尸妹太凶萌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弟弟的奇妙冒险第一侯打脸夺运女配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红楼之中间商青帝

如意事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如意事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如意事txt下载手机版 - 非10的全部小说 - 如意事 天天文学网移动版 - 天天文学网手机站